2020-05-06 08:50:55 户外主播“被禁足”:只能直播做菜吃饭,收入损失好几万

鸿运国际注:户外主播:围观的粉丝人数比以前少了,打赏也少了。太多人因为疫情都没有办法复工,这就意味着没有工资,另外一个我直播的内容也没有在外面直播有意思,看的人也没有以前多了。文章来源:腾讯科技,整理:孙实。

疫情期间,学生们只能通过网课来完成学习任务,很多老师也自嘲:“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当上主播。”但真正的主播,在疫情期间的日子好过吗?

六位主播口述,他们是游戏主播、户外主播,也有实体门店老板,在疫情期间因为不能开店,不得不转型线上,化身带货主播。

游戏主播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冲击较小,甚至粉丝数、打赏收入都有了小幅度的提升,但户外主播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。因为隔离在家,不能出门,自己在擅长的直播领域无法产出优质内容,粉丝数、收入都会有一定的下滑;带货主播则是利用线上的优势,减少了在疫情期间的损失。

从我们给出的复工指数来看(五星为复工率最高级别),户外主播的复工率是最低的,毕竟户外主播大部分的直播内容是在户外完成,而有些城市的居家隔离政策仍比较严格,而带货主播、游戏主播的复工速度明显领先。

1

口述人:A胖

所在地:湖北武汉

职业:斗鱼游戏主播

关键词:粉丝数量和收入未受明显冲击

复工指数:四星

大概是1月18日那天,上午突然确诊人数增加了好多,我意识到疫情会比较严重,所以当时我就决定马上要买口罩,当时3M口罩的价格还是比较正常的。

后来武汉直接封城了,那个时候还是有点恐慌的,我要琢磨是不是赶快带着家人连夜回老家。但是后来想了一下,我如果回老家的话,给家里人可能也会带来一些风险,所以最终还是决定留在武汉,这样也能坚持工作,自己的收入、人气都不会断,都不会受影响。

我是游戏主播,我发现看直播的人明显变多了,至少上浮了1/3左右。我觉得因为大家都在家里,而且玩游戏的时间多了,玩的人多了,自然会催生看直播这个需求。而且现在电视对我们这代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小,大家就可能只在网上看直播打发时间,那自然而然看的人就变多了。

看得人多了,收入确实是有增加的,因为打赏的人,包括送礼物的人,也会更多。但也有一些业务是被影响的,除了线上当主播,我也经常出去解说比赛。按照原计划,我可能3月底会去泰国,那里有关于足球电竞的比赛,但是现在有疫情我就出不去了。所以,外出解说这方面的收入就减少了。

但是线上直播这部分会给我弥补一些,所以算下来我是没有什么损失,整体来看还是有上浮的,但我不是头部主播,也就是多了几万块钱。

我这个直播品类比较特殊,足球品类的粉丝数量可能远远比不上现在一些爆款游戏,但是受众比较固定,你的球迷始终在那个地方,不管是疫情发生了与否,严重还是不严重,都是喜欢足球的。不能说疫情给我们带来了多少正面影响,但至少没有大的负面影响。

2

口述人:肖女士

所在地:湖北武汉、荆门

职业:斗鱼旅行主播

关键词:不敢外出,转型做饭主播

复工指数:二星

我12月份的时候,当时是去了三亚,整月都没有回到武汉,那个时候我在三亚的时候听说武汉出现了一些病例,但是整体感受不深,我以为很快都能好起来,所以就没太注意,一直到1月份回武汉,然后又回到了老家荆门。

刚开始回去的时候,我还在做户外直播,包括直到武汉封城的前几天,我准备在外面摆摊卖东西。当天还跟我的粉丝说:我要不要去外面摆摊卖东西?

后来他们说今天就不要摆摊了吧,现在病情这么严重,出门要戴口罩。后来又有一个在武汉学医的朋友,听说我准备在外面摆摊做直播,他就说让我戴口罩,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。

紧接着过几天,武汉就封城了,我们这边的人慢慢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。这个疫情对我的工作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因为我是一个户外主播,平时直播的内容就是带大家去外面看风景,去旅游,或者在外面做一些户外的项目,去体验生活,但是疫情来了,这些事情都没办法做了。

一直到现在,我都没有找到以前工作的感觉,现在我只能坐在家里面播。最开始直播真的不知道该播些什么,那段时间好难熬。

我的优势是在户外,带大家旅游。我是一个很好动的人,所以坐在家里面做直播,很难整出特别好看的节目内容。

我觉得围观的粉丝人数比以前少了,打赏也少了。因为太多人因为疫情都没有办法复工。没有复工,就意味着没有拿到工资,对于打赏也就比较谨慎了。另外一个原因,我直播的内容也没有在外面直播有意思,所以看的人也没有以前多了。

还有一点,主播的竞争也挺大的,在这段疫情的时候,又来了很多新的主播,这可能是导致粉丝数量下滑的另外一个原因吧。整体来看,我的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一左右,大概三万多块钱吧。

因为现在出不去了,我也有意识转变我的直播内容了。我以前从来不玩游戏的,这两个月在家,我说我给大家直播游戏,结果我把我的粉丝都带的爱打游戏了,他们说比看我直播更有意思。

本来是运动主播的肖女士,疫情期间,“转型”美食主播

我现在有时候也会直播做饭。这一次疫情当中,我自己个人的一个收获就是,我学会了做饭。每一次直播的时候,给他们直播做东西吃,让他们看到我的进步,有一些不会做饭的粉丝,他们也可以跟我一起在上面学。

我想等整个城市都完全恢复到以前的那种状态,我再去做户外直播、旅行直播。现在很多地方没有开店,去外面直播或者我们做一些聚会的内容,都是不太合适的。现在这个时候,不想给社会添乱。我想前面4个月都坚持过来了,再坚持一段时间是可以的。等城市完全恢复了生活的气息,再去做自己的工作。

对于未来的计划,我有想过做一些带货的直播。我前几天去带货橙子,粉丝也算是比较给力,但那是属于公益直播,因为今年湖北果农受到很大的影响,水果是不能放很久的,如果没有办法往外运,那些水果只能烂在自己家里面了。

对比一些百万级、千万级的主播,我只是一个小主播。所以我带货的时候,卖的也不是特别多,但还是能够感受到有很多粉丝去捧场,我自己还自费了二三十箱送给我们家粉丝,给果农带来的销量有100多箱吧。

3

口述人:王先生

所在地:贵州

职业:陌陌户外主播

关键词:户外直播内容开始有所转变

复工指数:三星

我是在贵州做户外主播的,贵州本身山多、水多,所以我经常选择进山里,做一些野外生存的直播。

这次疫情感觉对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疫情最严的时候,我外出的次数大幅减少了。因为当时全国都在说不要外出,做好自我隔离。所以整个2月份,我没做一场户外直播,主要是在家里面,和粉丝互动一下,讨论一下户外的知识,比如像寻找水源、帐篷怎么用之类的,户外的知识还是很多的。

我感觉在这个期间,每天围观的粉丝是明显变少了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按道理大家都隔离在家,玩手机的时间多了,粉丝也应该是增多了,但确实是在减少。所以,随着粉丝减少,我这边的打赏收入也是在减少。

这期间我的打赏分几块,一块是做节目的时候,有粉丝们会打赏,还有一块就是做做菜、做做饭,也有打赏,还有晚上没什么事了,玩玩小游戏,和粉丝互动一下,也有一些打赏。但作为一个户外主播,一个月不能出去,确实有“浑身憋的难受”这种感觉。

户外主播的工作已经逐渐恢复正常

我是3月1日开始恢复户外直播的,但疫情也让我直播的内容发生了一些变化。以前我做野外生存一类的直播,但是这个疫情,就做不了野外生存。因为野外生存牵扯到做陷井等内容,我后面就调整了,目前做的是在山顶上面打造庄园,可以让一些消费者或者粉丝,来到这里体验一下大自然,体验这里的生活。

现在感觉热度都在回升了,但是回升的有点慢,不管是粉丝也好,人气也好,收入也好,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4

口述人:姜女士

所在地:黑龙江牡丹江

经营业务:快手主播(主业是经营门店,疫情期间在快手带货)

关键词:带货收入弥补了线下关店的部分损失

复工指数:五星

我是在黑龙江东部的几个城市开门店,卖母婴用品。过年期间我们的店铺本来都是正常营业的,但是初二、初三的时候,我感觉疫情比较严重了,就到各个店检查了一遍,发现店里已经没有什么顾客了,也没什么销售量,初四就决定把所有店铺都关掉。

关店的这段时间,因为线下已经没有销售了,我们肯定要把重心转到线上。从大年初四开始,我们主要靠线上做直播卖货,一直到现在,几乎没怎么休息。

姜女士在自己的门店做主播带货

最开始是我亲自做直播卖货,每天大概直播六到九个小时,到3月10日以后,有些店陆续开门了,每天直播的时间是四个小时,我也安排店长和员工开始直播了。

直播的时候,我首先会告诉大家,在我直播间里购买的任何商品,不会给大家任何负担,你拍到了,如果不喜欢,都是可以退的,没有什么压力。因为我线下十多家门店,大家的退换货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压力,都是可以消化掉的。

第二个方面我觉得就是真诚,比方这个东西我前两天卖的是500块,今天我就卖200,我就会跟大家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原来买过的人我会给到他们什么补偿。

销售成绩的话,疫情第一个月的时候,销售了40万,3月份疫情也算是比较严重的时候,销售应该是80多万。4月份因为复工以后,基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直播,所以线上销量占不了太多比例,降到了30万左右。

目前看,线上这部分收入是可以弥补掉线下的一些部分,如果没有这部分销售,线下再开业的话,就会没有良性的启动。

但整体来看,比去年同期还是要赚的少一些,因为我们实体店有13家,但是能做直播的店只有一家,线上销售额只是一家店的销售额,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,其他店铺我们压根就进不去,所以没办法做直播。

从这段时间的线上表现来看,未来我们的战略会是线上、线下同步,疫情结束之后肯定线上这边要发力了。我之前没有学过主播这方面的技巧之类,这次完全是零经验就上手了,所以会找专门的人来做这个事情。

现在团队已经建立起来了,我有专门的运营和物流团队,每天的直播,当天的销售订单,第二天基本全都能发走。目前我对于我们这个团队还是比较满意的,因为大多是做实体起来的,都是从实体各个店调上来的店长和经理,跟我一起做这个事情,大家反应速度、发货、售后做得都非常不错。

前期也会遇到一些问题,毕竟我是一下子开始卖很多货,不是慢慢地卖起来,直播间就一下子从几十个单爆到300单、400多单,但他们还都应付得挺好。我觉得这个团队现在再发展应该能更好,因为我本身团队人也多,线下员工也有小一百人,从那一百人里选出来做直播团队的话,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但要说明一下,我会大力做线上,但并不意味着未来不做实体店,因为我觉得不管到什么时候,想线上做的好,也必须要有实体做依托。我们的水平,跟真正带货的主播比不了,但我们之所以能做得好,是因为我们线下做得好,线下做得好才延伸到线上,现在这么多粉丝信任我们,线下肯定是要有基础的。

5

口述人:峰峰

所在地:上海

职业:斗鱼户外主播

关键词:停掉所有户外直播

复工指数:三星

疫情对我的直播产生实际影响,应该是过年前一段时间。因为那一段时间相对来说爆发比较猛了,不只是媒体报道,朋友圈整个都是,外面的人也开始减少了,很多人已经不出门了,这个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。

我是一个户外主播,我平时会播一些健身、篮球的项目,还会播一些IP小综艺,除了这些小综艺是在室内完成,其他的基本都是室外的项目了。

所以这次疫情爆发后,我几乎所有的户外直播项目全停止了,基本上就是在家跟粉丝们聊聊天,做一些室内的活动,或者做做菜,类似这种直播。

粉丝这块,我们户外主播受到的影响会比较大,粉丝会减少,因为他们更多去看游戏了。我们户外主播,用户主要还是看我们的户外内容,所以这一块明显感受到影响。

而且这段时间会比之前更累,因为我要想一些更不一样的内容,这也是考验一个主播个人水平的时候,琢磨的会比较多。

现在我也恢复了一些户外直播项目,但是还是会比较注意吧,像我去年没有疫情的时候,我会播一些跟篮球有关的户外的节目,当然现在还是没有在做这些事情,等先稳定一点。

我不能说自己是一个带货主播,最早的时候是给一个运动品牌带货,发现销量还不错,所以后面也参与了平台组织的一些公益直播带货。

峰峰在疫情期间,也化身带货直播,为湖北人民贡献出自己的力量

前两天刚刚结束了湖北带货项目,我也觉得十分自豪,用自己的力量和方式帮助湖北经济复苏。接下来我觉得直播带货是很市场潜力的,品牌商的需求逐步增加,我在3月份的两场直播销售额就将近600万。

6

口述人:尼子

所在地:陕西汉中

职业:陌陌户外主播

关键词:骑行路上基本看不到人

复工指数:五星

我是过年之前到家的,到家之后才发现这个疫情比较严重,但是最初基本上没有对我的工作造成什么影响。因为我是户外骑行直播,疫情爆发之前我刚好骑到家。

但是后来开始逐渐感受到影响了,因为不能出门,我在家里待了三个月。这三个月我基本就是每天家里面的日常生活播一下,跟粉丝聊聊天,互动一下,有时候也做做饭,展示一下自己的做饭手艺。因为不能做户外内容了,粉丝还是有所下滑的,大概走了有1/3那样吧。

尼子已经恢复了户外骑行,正在前往西藏,但是一路上看到的人非常少

我是从4月15号左右开始恢复户外直播,现在准备往西藏去,已经在骑行的路上了。这一路上感觉人还是很少,很少碰到有骑行的人。